新乐视张昭:一小时里他说了35次“未来”
2017-12-14 13:55:4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来源:中国企业家 | 作者: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李原 | 编辑:萧三匝

图片来源: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

可以说,张昭的选择既是被动无奈,也是一次主动调整。

记者问张昭,与年初相比是不是瘦了一些?他点点头,“心累”。

除了新乐视文娱CEO,张昭刚刚添了一个新身份: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主席。10月24日,乐视网CEO梁军递交了辞呈。第二天,管理委员会就宣布成立了。内部信中,张昭成为了“公司经营管理以及危机管理的最高责任人”。

当记者问及张昭他这个“最高责任人”需要承担多少责任时,他显然希望淡化自己的角色。“我就是个召集人吧。现在调整还没有到位,不能完全按照公司化的方式去管理。”特别是,新乐视现在最为棘手的资本问题,“更多是孙总来负责”。在出席12月10日由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主办的2017(第十六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接受本刊专访时,张昭如是回答。

9月27日,“乐视网”发布公告称:公司名称拟变更为新乐视;乐视影业将更名为“新乐视文娱”;乐视致新则变成了“新乐视智家”。

张昭坦言,是否仍然使用“乐视”二字,公司内部有过激烈讨论。最终“新乐视”的名字由孙宏斌拍板。

“为什么不索性换个名字呢?”

“换名字无非是换个马甲嘛。乐视过去跨界的精神、前瞻的布局还是要有继承。我们的根子既要继承,又要……”张昭沉思了几秒,记者试着接续:“发展?”张昭摇摇头:“不,涅槃。”

一小时的采访中,张昭提到了35次“未来”。他希望人们能将目光投到新乐视“解决了资本问题后就好了”的未来。但当下,他先要一次次回答关于“过去”的问题。况且,新乐视能否走到未来,核心之一就是要处理好贾跃亭的“负资产”,重建公众对品牌的信心。

在我们问到第六个关于贾跃亭的问题时,张昭终于感到有些疲惫,长叹了一口气。“孙总对他的评价是很准确的。贾总这个事从我的角度来看,企业要管理好很重要,要活下来。尤其是在资本红利、行业红利退去以后。”

现在,张昭的主要任务是要跟孙宏斌一起,让新乐视的业务先恢复常态。除了处理好资本和负债问题,整合的过程也不会容易。“几个生态之间的行业属性完全不一样,是跨界的,同时又要花力气解决跟过去割裂的问题。”

我们想从张昭口中得到更多新乐视文娱、以及乐视网的上市和业务规划问题。但张昭表示自己同时是乐视网的董事,受证监会约束,不便多谈。

但从最近新乐视文娱发布的一系列“以用户为中心做IP运营”的战略设计来看,张昭正在设法回避与几大视频网站和BAT巨头做正面竞争,试图用不烧钱的、更分众、更垂直、更有效率的模式运营内容。同时,新乐视文娱的发展,也必然要融入整个新乐视的“大屏”战局,并整合进融创中国的地产基因。

除此之外,张昭还要解决一个问题,就是如何处理贾跃亭在新乐视文娱所占的21.8%的股权。而融创的关联企业天津嘉睿是新乐视文娱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21%,与贾跃亭的持股十分接近。要并入乐视网,需要对贾跃亭的资本做剥离和转移工作。如果转移的过程顺利,并且新乐视文娱成功上市,融创不仅将完全控制新乐视文娱,在整个乐视网,融创或许也有机会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如此多的未知数并行,张昭好像处于一个“未生”的围棋局面之中。“未生”指一颗棋既没有被完全做活,也没有被完全困住。结果如何,要看棋主有多大的勇气和运筹能力。

与孙宏斌的合作

在乐视危局前,张昭与贾跃亭配合得较为默契,在媒体报道中,二人也有着不错的私交。从光线影业离职后,贾跃亭给张昭提供了重新开拓事业的起点、资源,以及让乐视影业独立上市的预期。

在财务上,张昭也对贾跃亭多次火线驰援。据腾讯网报道,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,乐视影业的其他应收款高达17.75亿元。其中,来自于乐视控股的欠款为17.08亿元。

2016年11月,贾跃亭发布了题为《乐视的海水与火焰: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?》的公开信,从此打开了乐视危局的潘多拉魔盒。

2017年1月15日,孙宏斌宣布向乐视注资168亿。这一度让人认为,乐视已度过劫波。当晚,《中国企业家》曾经与张昭有过对谈。那一天,张昭轻松地拿着香烟,边抽边聊,仿佛刚刚卸下一副重担。

时隔近一年,张昭的状态重新紧绷起来。他在微博中说:“对新乐视,对自己,都是不平凡的一年。”

这一年来,贾跃亭卸任、出走美国;乐视债台高筑;供应商挤兑上门;乐视内部大裁员;高管几乎离职殆尽。不断发酵的危机,波及了乐视网、乐视控股、乐视体育等绝大多数乐视系公司。

不过,在应接不暇的负面消息冲击下,张昭带领的乐视影业团队却难得地保持了完整,主要高管都未离职。虽然为了节省开支,新乐视文娱从乐视大厦搬到了六里屯,但团队的士气还算振作,业务和现金流也大体稳定。

张昭认为,能在乐视风波中独善其身,主要是由于新乐视文娱业务和财务相对独立。“但也因为这种独立,很多事对我来说都是很突然。”

谈到与新的合作伙伴孙宏斌的配合,张昭考虑了一会儿,比较郑重地概括道:

“他挺难的。第一、他的思路非常清楚,柳总(柳传志)说他一眼就能看到事情的本质,这个是很对的。第二、即使他在处理这么棘手的问题时,按他的说法(乐视的事)你编故事都编不出来,但他仍然没有抱怨,仍然给予贾总过去创造的东西应有的评价,我觉得这个人的人格和人品很棒。虽然现在麻烦一大堆,几乎是寸步难行,但是他仍然是积极地在处理。第三、他对我也很支持,包括让我去做管委会的主席,都是一种信任的表现吧。”

垂直IP化

2017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上,张昭宣布:乐视影业将从单纯的电影公司,转变为以用户为中心的IP运营公司。过去,乐视在电影行业以票房为主要目标,未来三年内,乐视影业将致力于将票房比例下降到50%以下,提高版权收入和衍生收入。

可以说,张昭的选择既是被动无奈,也是一次主动调整。

不管是乐视影业,还是乐视视频,经过乐视的一年危机动荡,已经错过了布局文娱和视频的窗口期。阿里与腾讯从一年前就开始在文娱领域招兵买马,利用自己的电商、社交、资金、流量的优势建立起了业务链条。而乐视影业在这几点上,都无法同巨头们正面竞争。

况且,阿里和腾讯即便挟资本之力,发展得也并不很顺利。而有贾跃亭的前车之鉴,张昭更是时刻把收缩防线、谨慎开支放在第一优先级。

“BAT的流量转身非常难,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流量负担,但也没有那么大的流量可变现。流量在视频行业里不是赚钱的业务,是个烧钱的业务。让它赚钱,必须要做垂直化。”

张昭介绍,未来新乐视文娱将围绕着电视大屏的入口,立足于IP和自制,落地家庭场景,开发衍生产品。对于未来新乐视文娱要打造的产品,张昭曾提出过五条标准:

“第一,只做十几集的东西,不做长剧,长剧资金周转太慢。电影也是一样,也做几个大的,但要做一堆小的,周转很快。第二,一定要充满社会话题性。第三,话题一定要尖锐,有传播效应。第四,给会员时,要一次性地给,不能一天一集,占他十几天的时间。第五,一定要用电影制作水平,讲故事不靠明星驱动,依靠好的剧情,好的人物。避开明星,成本就控制下来了。”

围绕大屏入口,张昭希望打造出垂直的家庭闭环,既能激活新乐视智家,也能纳入融创的地产资源。“融创是一个家庭生意,再加上孙总跟王健林合作的文旅地产,我们怎么把内容放入家庭智能终端去,这就是乐视最大的一个调整,也是未来中国30年主要的文娱形态。”

从光线影业开始,张昭就是以善于做“分众”和地推知名。这一次,张昭把未来新乐视文娱要面对的分众内容导向家庭中的悦己、敬老、亲子。他反复强调,未来新乐视文娱的目标定位是“互联网迪士尼”。

上海电影节上,孙宏斌曾向张昭当众承诺:“现在投资投的全是共享单车,因为没东西可投,想投内容没东西。你不用考虑钱,不用担心钱,你只要方向对,你有的是钱。要说现金流,我们也不比他们(BAT)少。”

这些话让张昭在台上有些哽咽,他说:“这是很久很久没有收到过的鼓励了。”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